首页 > 评论 > 正文

暑期档票房8年以来最惨 票房抵不了水电房租

2021-09-08 11:49:55 来源:宁波晚报

73.8亿元,这是今年暑期档交出的最终成绩,这一数据也引发了行业内的讨论。从票房来说,今年暑期档比疫情前的2019年少了100多亿元,从排片情况来看,拿得出手摇得动票房大旗的影片更是屈指可数。当然,票房只是表象,它所代表的整个行业的颓势,才是最“要命”的。

8年以来最惨,“蒸发”了100亿元

从6月1日起至8月31日终,共92天,177部电影在今年中国暑期档大银幕上你来我往,但留下上亿元票房的仅有18部,上10亿元的更是只有2部。其中票房最高的《中国医生》为13.2亿元——要知道2019年暑期档票房冠军《哪吒之魔童降世》可是拿下了47.06亿元,2020年8月上映的《八佰》则在半个月时间里收获20多亿元票房。

从猫眼的统计数据看,这个暑期档3个月的“收成”甚至不及2019年8月一个月的成绩,创下自2013年以来的最差表现。即便今年出现了档期内单日票房最高(8月14日七夕节)的一天,但这个8月也比去年停摆近180天后、刚刚复工的8月少了13.5亿元票房。

相比去年只有“一半”的暑期档,今年本该是影迷期待的大银幕回归之档,不过从片方到院线,更像是“惊弓之鸟”般的存在。因为疫情的反复,这个暑期包括宁波在内的全国多个城市电影院线,又经历了暂停营业或下调最高上座率的情况。为了确保优秀影片能在最恰当的时间和观众见面,保障票房营收,一些片方不得不将好片退档或捂着。片方无片敢上,院线无片可放、观众无片可选,成了这个暑期档的主基调。最后堪称“惨淡”的成绩,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票房抵不了水电房租,“熬着”成了共识

票房的惨淡,直接影响到了影院的生存。宁波百老汇影城相关负责人罗先生告诉记者,因为暑期档票房不佳,很多影院每个月的收入还不够应付房租、水电、人力等成本。“除了几家头部影城稍有微利外,现在宁波的电影院大部分是在吃老本。”

数据也佐证了他的这一说法。记者在“灯塔”专业版上查看了暑期宁波100多家影院的分账票房,单日票房超过1万元的,几乎都维持在5-15家。而根据一般的票房分账模式,这1万元缴纳完5%的税点和3%的专项基金后,影院有57%的分账,就是说即便按1万元来算,宁波头部影院每天的收入也只有5000多元,六成影院每天的平均收入只有一两千元,最差的只有百来元。

“但是,只要能撑一定得撑着,等到拐点来了,撑着的总比倒下的有机会重来。”这句话似乎是影院经理们自我或者彼此安慰的金句了。尽管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宁波已有一些院线暂停营业,比如大地影院就有三家门店目前处于闭店状态,高鑫广场店在暑期也一度闭店,但更多影院还是在微薄的票房收入中勉力维持着日常运营,期待迎来拐点。

“十一”或将迎来市场拐点

随着疫情下其他客观因素的影响,今年以来大银幕在经历了元旦、春节和清明档的短暂发力之后,乏力的疲态开始持续。片源少和人心散成了最大的痛点,加上疫情的反复,也让市场草木皆兵。伴随着暑期档的失利,2021年电影市场的最后希望,被寄托在了近20多天后的国庆档上。

不过,情况或许还没有非常糟糕。比如在几家头部电影公司陆续发布的半年报中,我们还能找出一些好消息:万达影视、光线传媒、华谊兄弟、横店影视等今年都是盈利状态,而且这些“大玩家”手上还有一些好片资源枕戈待旦。

“目前《失控玩家》的表现还可以,将于17日上映的《峰爆》在猫眼上也有12万多人想看,因此中秋档市场热情应该会回升一些,国庆期间就看《长津湖》能不能引爆市场了。”鄞州万达影城的钱志伟说,目前国庆档影片的大头也已落定,《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铁道英雄》三强鼎立,其他的补充片源还有《五个扑水的少年》《十年一品温如言》这样的青春片,以及《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这样的国民IP。“如果没有太大外界干扰,观众的热情一旦被点燃,市场回暖速度应该会很快。”(记者黎莉)

本网站由 财经产业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3326号-29
联系我们:527 822 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