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正文

货拉拉风波引关注 曾陷“骚扰门”“天价搬运费”风波

2021-02-23 15:09:00 来源:南方都市报

长沙23岁女生使用货拉拉搬家途中跳车身亡一事持续发酵,也让货拉拉平台监管问题再度被置于镁光灯下。

作为同城货运领域的独角兽,货拉拉近年来高歌猛进、强力吸金,F轮融资完成后,估值将达百亿美元。与此同时,“骚扰门”、“天价搬运费”等事件亦层出不穷,平台管理屡被诟病。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因无证经营、违规营运、随意张贴车身广告、霸王条款等问题,货拉拉曾被成都、福州、上海、南京、杭州等地监管部门约谈。仅去年一年,货拉拉已被行政处罚6次,罚款共计53万。

南都此前报道,2月6日,湖南长沙23岁的车女士在货拉拉平台预约搬家订单,在当晚跟车搬家途中跳车,经抢救无效离世。有网友报料称,车女士系从货拉拉面包车的副驾驶位跳窗,此前在不到10公里的路程中,该面包车曾三次发生偏航。

2月21日晚,货拉拉就此事发表声明称,在警方安排下,货拉拉于2月11日与家属就善后事宜展开第一次商谈,但遗憾未能达成一致,“目前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在持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

2月22日,涉事女孩车莎莎的家属告诉南都记者,家属对于货拉拉21日晚的声明并不认可,平台目前未派人员电话慰问或探望过家属。案发后家属曾重走事发路线,“那段路晚上非常偏僻,也没有监控,车上也没有行车记录仪,为什么会是后脑勺着地身亡,我们至今感到不解。”

“2月6日晚案发,2月11日警方安排协调会,但货拉拉平台方一直在撇开责任。”家属告诉南都记者,事发车辆上没有行车记录仪,司机目前已被释放。据家属了解,涉事司机周某系岳阳人,父母务农,此前有跑“黑车”经历,案发至今,家属们也没能见到当事司机。

2月22日下午,南都记者从湖南省长沙市交通运输局获悉,针对23岁女孩使用货拉拉搬家途中跳窗身亡一事,该局已经注意到网络相关舆情,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已介入了解此事。

背后:曾陷“骚扰门”“天价搬运费”风波,平台投诉4千条

这并非货拉拉平台首次因用户安全事件受到舆论关注。

2018年8月,浙江杭州一女子通过货拉拉平台预约搬家,遭遇司机言语骚扰、威胁。其在网络发帖称,搬家后司机多次发微信骚扰,还说要找她“约炮”,甚至称“已到楼下”,令她不敢回家。其和家人多次向平台投诉无果。

事件被曝光后,货拉拉于8月27日、28日发布通报称,涉事司机绕开平台交易,存在“跳单”行为,且存在辱骂威胁用户、言语不检行为,货拉拉已将司机进行永久封号处理。此后将进一步加强对司机的教育管控,持续提升服务质量。并称,货拉拉公司运营负责人、市场负责人在杭州与该用户及其亲属见面,就客服在处理投诉过程中的失当行为道歉,并给予用户直接损失补偿、精神赔偿金,与用户达成和解。

2020年5月,货拉拉又因“天价搬运费”事件受到诟病。南都此前报道,有网友报料称,其在北京通过货拉拉App预约搬家,不到两公里的路,货拉拉司机要价5400元,双方在露天下僵持数小时。期间,用户尝试与货拉拉客服沟通,但没有结果。5月6日,货拉拉官微发布声明称,经核实,投诉用户系近距离搬家,已对索要高价搬运费的平台司机豆某封号并清退。声明中还称,其便捷搬家业务后续将整改,设定平地搬运费的平台标准,并引导用户通过App支付费用,避免线下交易。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2月10日,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邓康桥。公司许可经营项目包括普通货物运输(搬家运输服务)、道路货物运输、国内快递(国内信函快递、邮政企业专营业务以及其他国家限制类项目除外)等。

2月22日,南都记者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搜索发现,涉及货拉拉相关投诉已超4000条, 除了有消费者投诉司机私自加价、服务态度差、货运损坏,投诉平台营销骚扰等外,也有不少司机投诉该平台称“被封号不退还押金”“App提现不到账”等问题。

监管:曾被多地监管部门约谈,去年6次被罚共计53万

货拉拉官网显示,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不过,在货拉拉业务版图近年飞速扩张的同时,亦有乱象丛生。

南都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近年来货拉拉曾因无证经营、违规营运、违规张贴车身广告、霸王条款等问题,被多地监管部门约谈。

2017年8月,针对“货拉拉”标志面包车随处张贴广告、改装营运等问题,成都交警四分局、青羊区市场和质量监督局执法大队、青羊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等部门联合约谈货拉拉公司成都分公司负责人,责令整改。

2018年3月,福州市道管处货运科和市交通执法支队联合约谈福州货拉拉,要求其尽快办理行业许可和工商营业执照;加强车辆资质核查,清除平台上的非法营运车辆,限期整改期间,不得再向违规车辆派单等。同年12月,针对群众对货拉拉平台涉嫌向无证车辆发布货运信息的投诉有所增多的情况,杭州市运管局约谈了货拉拉平台杭嘉湖绍区域负责人。

2019年5月,货拉拉平台被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交警总队和城管执法部门联合上门约谈,责令一个月内清除所有设置车身上的违法经营性广告。此前,货拉拉就曾因违反规定被上海城管执法部门上门约谈,并处以3万元最高上限的行政处罚。

2019年5月,南京雨花台区市场监管局在接到平台司机投诉货拉拉存霸王条款后,对该公司进行了行政约谈,要求货拉拉须将合同的条款具体明确、合法合规,不应发生不平等扣款行为;须在有效期内收齐司机相关证件或是清退无证上岗的货拉拉司机 。

南都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2020年,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共有6条行政处罚信息,累计罚款53万元。其中,2020年6月28日,该公司因涉嫌修改交易规则未公开征求意见,被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局罚款40万。

此外,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该公司目前有3条被执行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37万元。

采写:南都记者 刘苗 实习生 王玫清 罗嘉昱

精彩推荐

本网站由 财经产业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3326号-29
联系我们:527 822 9@qq.com